阅读历史
换源:

第1页

作品:外室撩人|作者:苏鎏|分类:恐怖灵异|更新:2021-09-08 00:14:08|下载:外室撩人TXT下载
  [古装迷情] 《外室撩人》作者:苏鎏 【完结 番外】

  文案

  娇媚小死囚X冷面狗王爷

  【男主篇】萧景澄初见余嫣时,她跪在雪地里受刑,被人扯烂的囚衣里露出的冰肌玉骨,以及那一点红梅胎记,勾起了他前世的记忆。

  再见余嫣时她被三皇子喂了药,揪着自己的衣袖哀哀凄凄求他帮忙。向来心硬如铁的萧景澄被那娇媚的声音激起了个不能言说的念头。

  再后来这念头日生夜长,总在夜深人静时如疯长的藤曼将他紧紧缠住。

  最后,余嫣成了他的外室。

  初时,他只当自己迷恋于她的姿色,以及前世那点子暧昧的情愫。

  没成想哪一日他那千娇百媚的小外室竟是起了外心,不告而别。

  到那时萧景澄方知自己对她是怎样的欲罢不能。

  他疯了似的找了她几年,直至某日见到她身边带着个与自己儿时一模一样的幼童。

  萧景澄冷笑,他的小外室,出息了啊。

  【女主篇】余嫣起初依附于郕王,只是为了活命。为了逃离那个不见天日的牢笼,洗涮自己与父亲的冤屈,她不得已委身于那个传闻中如虎狼一般阴狠的男人,成了他的屋里人。

  后来冤屈昭雪,而郕王也即将迎娶正妃,余嫣自认懂事乖巧,连夜收拾包袱带着腹中孩子人间蒸发。

  不成想这一走竟是惹了那位祖宗的逆鳞。

  第1章 上刑 这么个大美人儿死了怪可惜的。……

  景平三年冬,这日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漫天遍野一片苍白,连院中的古井都透着股寒意。

  顺天府后堂的东梢间内,府尹陈芝焕正跟府丞说话,手里的青花瓷盏刚凑到嘴边,府中的钱师爷便着急忙慌地冲了进来。

  “不好了大人……”

  他凑近到陈芝焕身边耳语了几句,后者顿时脸色大变,手一歪青花瓷盏应声碎裂,茶水溅了一地。

  一旁的梁府丞听到后也是吓得脸色发白嘴唇哆嗦。

  “大、大人,那可是殿下啊……”

  陈芝焕一个头两个大,起身冲了出去,边走边骂:“这个死妮子,一天天的就知道给我惹事。看我回头怎么收拾她!”

  他说得咬牙切齿不像是作假,身后跟着的梁府丞和钱师爷同时瑟缩了一下,深知这是又要用刑的意思。

  也是,杀了人却不认,嘴硬得跟钢似的,进来十来天这府里大大小小的刑罚她上了个七七八八,却还是死咬着不认罪,已是把陈大人愁得跟什么似的。

  没想到今日三皇子殿下心血来潮过来一趟,小妮子竟好死不死得罪了对方。

  陈大人要轻饶了她岂非可笑。

  陈芝焕匆匆往牢房而去,到门口时一抹脑袋上的虚汗,只觉得全家老小的性命今日都要交托在那死妮子手里了。

  想到这里他腿一软脚下一滑,踉跄着冲了进去,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两个人跟前,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冲着为首之人不住磕头。

  “殿下恕罪,殿下息怒,殿下……”

  边说边往旁边瞧,就见角落里跪着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囚服凌乱,她拼命拿手想要掩饰住胸口露出的娇嫩皮肉,奈何被撕破的囚衣捉襟见肘。

  一声冷笑把陈芝焕的注意力唤了回来。

  “陈大人牢里的囚犯凶得很哪,看来平日里陈大人对他们颇为和善。”

  说话的不是三皇子萧晟,而是跟着他一起来的张相家的小公子,单名一个岭字。这两人素来交好,是走到哪儿都是叫人头疼的主儿。

  陈芝焕想起今日跳个不停的眼皮,心知自己是惹上了大麻烦,当即又要磕头求饶。头刚低下去就碰到了一只元青缎八团织金皂靴,陈芝焕一愣,抬头便对上了萧晟冷冰冰的笑。

  “陈大人乃朝廷命官,何须对本王行此大礼?”

  陈芝焕一头冷汗:“不敢不敢,是下官对犯人管教无方,害殿下受了伤。不、不知殿下伤在了何处?我即刻叫大夫过来为殿下……”

  “不必了,小伤而已。”

  萧晟嘴上这么说,眼神却跟淬了毒似的,歪着嘴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疼得他一抽抽。

  那里有几道刚被人抓出来的爪痕,这会儿还在往外渗血。再看手上深可见骨的咬痕,萧晟心中愈发来气。

  这两个地方他想掩饰都掩饰不了,回宫后若是被母后发现必定要唠叨几句。若是叫父皇瞧见了……

  萧晟害怕得后背77ZL一紧,愈发咬牙切齿:“陈大人既不知如何管教犯人,不如就让本王来教教你?本王好歹也在大理寺当差,听说她进来也有十来天了,陈大人至今还没令她认罪画押?”

  一说起这个事儿陈芝焕又是一阵胸闷气短,他恨恨看了眼押在一旁衣衫零乱身量娇小的女子,怒道:“殿下放心,臣今日便会让她召供。她若不招我便打到她招为止。”

  先前是他太过仁慈,念着她的父亲与自己乃同科进士,她又是个娇弱的女子,虽说用了刑但毕竟没下死手。

  今日她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对三皇子殿下动手,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反正她的案子人证物证俱在,就算将她活活打死也无妨。得罪了三皇子,她离死也就不远了。

  一同跟来的梁府丞看了眼旁边跪着的女子,眼里流露出些许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