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08页

  海幽种太弱小了,只能用这种麻痹敌人的方式,换取一点点生机。

  而这种麻痹,对于强大的种族而言,会很快消退。

  沈容白皙纤细的脖子上有半圈淤血,像箍不住她的项圈。

  伏焰来到她面前,向她伸出手。

  她喘息着握住伏焰的站起身,却又松开他,从他身边经过,走向那艰难地爬到庄园门口的少女海幽种。

  她摘下少女身上残缺不全的幽海灵,塞进少女的嘴里,用手帕,轻柔地擦去少女的泥血,“他死了,你赢了。”

  她好像是在对自己说这句话。

  又好像是在告诉少女:欺辱你的人已经死了,你还活着,所以你赢了。

  少女抬眸看着沈容,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眼泪止不住地顺着面目全非的东西脸流下。

  没有人阻拦沈容,也没有人上前惩戒她。

  “杀死”一只陆花白雪,值得他们给她一点尊敬。

  就是这尊敬持续的时间,恐怕不会有多久。

  伏焰大步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将她拽离庄园,“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那只陆花白雪的家族在陆花白雪种族中很有势力,你对他下手,是在找死!”

  他将她拽到焰车旁,“你是这么冲动的人吗?”

  沈容走向正栖息地面的焰鸟,“我看上去很冲动吗?其实我想了很多。比如说,海幽种居于深海,陆花白雪是没法儿到达海幽种的栖息地的。”

  “又比如说,如果我不做些什么,或许我就再也没有自由了。”

  她站在焰鸟边,身体因本能而颤抖,却不退缩,“法则之主曾说过让你送我回去,我并不是你选中的物品。”

  可是在别人把她当成他的物品时,他并没有解释她不是。

  伏焰:“你可以尝试一下撒娇,或者示弱。”

  “如果那是有用的,我是愿意尝试的。”

  沈容随意地回应,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干净的手帕已经没了。

  她向伏焰伸出手,笑道:“请问能给我一条手帕擦擦脸吗?陆花白雪的血真臭,没有海幽种的香。”

  伏焰沉默着掏出手帕给她。

  她对着焰车的镜面,仔细地擦着脸,神色如常。

  但她微微打颤的手,发红的眼眶还是在表明,这个小姑娘是害怕的。

  可是她装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伏焰走到她身边,用手指梳了下她凌乱的头发:“你要是一直这样,会死的。”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的神域没有神仔细管理

  像个有大致秩序的原始丛林,弱肉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