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7页

作品:公主她只想招驸马|作者:初忍|分类:恐怖灵异|更新:2021-09-15 18:57:04|下载:公主她只想招驸马TXT下载
  “静静是我家的空气,不仅是它有名字,就连我家的空调,冰箱,煤气灶,灯都有它们自己的名字。明白了吗?爱卿。”

  郑俞淮在那头轻笑一声,含笑的嘴角弧度更甚:“明白了,公主。早点睡,晚安。”

  叶眠冬以为他已经挂了电话了,高兴地在床上滚了好几圈,还蹦了好几下,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等她拿起手机想要玩局游戏的时候,她发现视频根本没关,郑俞淮本人举着个手机,眉眼含笑,嘴角的笑意未收,就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你怎,么没关?”她吞吐了半天,才瞎断句地说了一句。

  “公主都没关,我怎么敢关。”

  “你,你,以后直接关就行了。”叶眠冬摸了摸自己红得发烫的脸颊,欲哭无泪。

  这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但好在郑俞淮也没有说什么,这件事就这样翻篇了。

  ***

  节目播完以后,就是过年了。今年的2月14号刚好是年初三,学校为全体教职工安排了一场春节晚会,在14号的晚上。

  所有的节目都是有抽签决定,叶眠冬一抽就是表演一个舞蹈节目,但好在她有点舞蹈基础,学起来也快。

  抽签是放寒假前抽的,这几天叶眠冬也有在认真地练习,舞曲还是之前的那首《only love》,近些年网络也发达起来,所以这只曲子已经有了钢琴版的伴奏了。

  刚刚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晚会现场可以带一位朋友进场。

  叶眠冬当下做好决定,将郑俞淮的名字写了进去。

  13号当晚,叶眠冬坐上大巴车回到嘉禾新苑。

  正好是过年,家家户户灯火通明,阖家团圆。叶眠冬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打了个电话给郑俞淮。

  “叶眠冬,什么事?”带着一声轻笑,含笑的声音落在耳边,“这才没几天,你就想我了?”

  “别贫嘴了,我有事很你说。”叶眠冬抚了抚逐渐上扬的嘴角,尽力掩饰住自己溢于言表的笑意。

  那边安静了一会,而后才开口:“什么事?”

  “我们学校要举办一个晚会,我可以叫一个人,我想叫你,你有时间吗?”

  “邀请我?”

  “这不明显吗?可不就是邀请你?这么宝贵的名额,你不想去,我就叫我妈妈去了。”

  “我去,我去。我什么时候说我不想去了,在哪里,几点钟?要我提早过去吗?还是……”郑俞淮一下问了好多问题,唠叨得就像是个老妈子。

  她打断了他的话:“停。苏大,7:30,不用提早到,但是你可能要迟点走哦。我有话要和你说,是那天的小作文,我想好了,但是没写出来,到时候我说给你听。”

  安静了一瞬,她听到了指针滴答滴答走动的声音,听到了外面风捶打窗户的声音,听到电话那头落下的叹息声,也听到了胸腔里的心跳声。

  “叶眠冬,开门。”

  在这一刻都归于平静,只有那快要冲破胸腔的心跳声渐渐变得更加有力。

  她踢踏着拖鞋,走到门边,开了门。

  “你没带钥匙吗?”

  “忘了。”

  “来的时候太急了。”

  男人呼吸急促,发顶带着湿意,有几滴水顺着发丝滴落。

  “你刚洗了头发?”

  “外面下雨了,你不知道?”

  叶眠冬刚刚站在窗边发呆,确实是没注意到下雨了。

  “那我给你拿条毛巾,你先擦擦。”叶眠冬转身要走,被郑俞淮拉住。

  “等等,我有话跟你说。”男人轻轻握住她的手,指尖在她的大拇指上轻轻捏了一下,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也让她的脸涨得通红,“叶眠冬,挺会找时间啊。明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

  “什么日子?我忘了。”叶眠冬装作不记得,回过了头。

  “忘了?没关系。我在跟你说一遍也行。”郑俞淮手上的力度加大,一把把她拉了回来。与此同时,他欠身与她平视,男人的脸近在眼前,呼吸缠绵交错,“公主贵人多忘事,我在讲一遍哦。明天是微臣的生辰,感谢公主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一个激动我就先跑来了。”他伸出了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上面有两封信,“这是我们之前在平城写得,两封都是你的。”

  她明明写了两封信放在了同一个信封里的,怎么就变成了两封信了。

  “我只写了一个啊,是不是搞错了。”

  “还有一封是我写给你的,公主赏脸看一下?”

  叶眠冬的视线从信封上收回来。眼前的男人真的变了好多,温柔体贴和之前的懒散真的相差甚远。

  他每次都会想着她,那她是不是也该给他个名分了,毕竟他好像真的很喜欢自己。

  “那我就收下了。”叶眠冬勾起嘴角,小虎牙尖尖明晃晃地露出来,眉眼弯弯,漂亮得不可方物,活脱脱就是个可爱的瓷娃娃。

  那天晚上回到房间了,叶眠冬迫不及待地就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白色的信纸,上面贴满了好看的公主图案,看上去可太幼稚了,可叶眠冬宝贝的不得了。

  ——叶眠冬只要相信郑俞淮就行了。

  ——我只想和她,

  ——岁岁长相见。

  眼眶泛红,他真的为自己做的太多了。

  而她的那封就是给他写的表白信,也可以说是情书,迟来了那么多年的情书,也不知道他看了之后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