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0页

作品:我在古代敛财|作者:露雪霜|分类:恐怖灵异|更新:2021-09-15 05:36:54|下载:我在古代敛财TXT下载
  至此:

  四皇子娘家养私兵控制京城达成。

  四皇子谋反达成。

  宸妃弑君达成。

  太子得天赐神粮达成。

  太子赈灾达成。

  太子救驾有功达成。

  太子天命所归登基成新帝达成。

  颂芫以皇后身份站在霍深身边陪着他祭天时还有点儿恍恍惚惚。

  她感觉自己除了赚钱时难了点,其他宅斗宫斗改朝换代都好像没她什么事儿,老公就这般顺顺利利成为新帝了。

  【叮咚,元宝我功成身退了。】

  冷不丁叮咚一声,元宝竟是要跟颂芫告别。

  “你要走了?我还有玉米辣椒番薯还没兑换呢?没有辣椒的人生是不圆满的。”颂芫急了。

  她和元宝相伴那么多年,元宝甚至陪着她穿越到古代,她从来没有想过元宝会有离开她的一天。

  【命轨扳正了,以后你不用我帮忙也能好好过下去了。】

  元宝仍旧用一种虚无缥缈的声音向颂芫道别。

  “什么命轨不命轨的,你明明就是我的系统。咱们从现代穿到古代,我还没赚够钱兑换橡胶树,还没发明姨妈巾。你要把我丢在古代里熬几十年没有姨妈巾的日子??”颂芫心里难受得很,干脆就胡搅蛮缠起来。

  【你知道的,不是吗?】

  元宝缥缈反问。

  “……”颂芫默了。

  她还真知道。

  其实早些日子她就隐约猜到了,元宝并不是简单的系统。

  它其实是这个书小世界的意识。

  经过第一任穿书者女神医和窃运重生者的反复摧残,原书小世界里每一个人的命运轨迹都被搅得七零八落。书世界意识觉醒拨乱反正,于是它便裹挟着颂芫的魂魄顺着女神医穿越的轨迹到了现代,再“师夷长技以制夷”带着颂芫回归古代拨乱反正。

  如今天下太平,元宝就要功成身退了。

  “我不管。”

  颂芫胡搅蛮缠。

  【屁,你满二十了,还不快去怀孕,我要赶紧度假!至于玉米番薯辣椒橡胶树,你不会造船去找啊!】元宝演不下去了,装不了高深莫测干脆自爆。

  “诶?”

  颂芫懵了。

  元宝……元宝的意思是要当她的宝宝?

  那他们还可以再相伴几十年,将来元宝还要给她送终?

  这怎么好意思。

  不好意思的新皇后当天晚上就主动将新帝推倒了。

  为了拨乱反正,她和老公辛辛苦苦了那么多年(划掉),接下来也该他们夫妻俩啃小了。

  于是乎早熟皇太子元宝十四岁就登基了,还在皇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十年,直到死后脱离躯壳才知道自己被坑了。

  他本意是要度假而不是当社畜打工,呔!

  第50章 霍深番外

  霍深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太子哥哥是孪生兄弟。

  只是他们一个是武将霍家的世子, 一个是贵不可言的皇太子,身份天差地别。又因为霍深与太子如出一辙的相貌,霍深还得常年戴着面具混迹边境大军之中打熬资历以免泄露了太子和他最大的秘密。

  霍深却对此从未有过怨言, 因为他知道太子哥哥的处境比他更艰难。他在霍家里受到长辈们爱护, 在军中被士兵下属拥戴。太子哥哥什么都没有, 有的只是危机四伏的险恶处境。

  正因为知道太子哥哥的艰难, 霍深只能更尽力地帮他。

  帮太子哥哥培养军中势力, 帮太子哥哥处理一些阴私事, 霍深将自己变成一把冷硬锋利的刀。

  直至有一天太子哥哥中了剧毒, 药石无医。

  “哥哥,我去帮你找神医, 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另外一个神医,我一定可以救活你。”霍深抱着太子的膝盖哭得满脸鼻涕眼泪。

  “此毒无药可医,别浪费时间了。你得尽快学会如何做一名太子。”太子抚着霍深的头发轻声说道。

  “我做不来, 我不如哥哥聪明。”

  霍深无法接受哥哥中毒身亡。

  “你做得来。我们本是一母同胞,我会的谋略,你也会。你只是将自己的聪慧藏了起来罢了。”太子轻声笑了。

  太子自知时日无多, 为了让霍深尽快强大起来拥有自保能力在这吃人皇宫里与老皇帝斗上一斗, 他根本没有隐藏自己重活一世的秘密。

  他将自己上一世所经历的还有自己所猜测的, 毫无保留全教给了霍深,完全不管霍深承受不承受得住。

  濒临崩溃的霍深最后还是承受住了。

  曾几何时,有哥哥的霍深还是那个武艺超群性子简单的准武将。哥哥死后, 霍深就承担了孪生兄弟的智谋和武力, 自此, 霍深掀开脸上的面具,从暗处走进人前。

  因为有一个神奇的太子哥哥,霍深很容易就发现了颂芫身上的小秘密。霍深甚至以点及面窥见了更多, 比如说那与知府公子江湖少侠纠缠颇深的女神医,比如说暗害了女神医的颂家二小姐。

  其实霍深首先注意有异常的那人是颂蔷。

  太子哥哥身中剧毒命不久矣,霍深仍旧不肯放弃为他四处寻觅神医,前脚才查到荆山有女神医,后脚赶到女神医就殒命了。

  颂蔷下手太快,女神医还没怎么展露她高超的医术,借知府公子为踏跳板一跃进入京城攻略各皇子世子,霍深除了惋惜她的医术便没多做他想。